梦强强的博客

记录逝去的美好时光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香港歌神断代史:许冠杰、张学友,下一站陈奕迅?

香港歌神断代史:许冠杰、张学友,下一站陈奕迅?

发布时间:2015-2-10编辑:hayes浏览(1925)评论(0)

      娱乐圈是个迷信并追逐名号的地方,尤其是歌坛,各种唱将、巨星、天王天后,数不胜数,搞到但凡一个敢出头露脸的人都能腆着脸自称“XX小天王”、“新小天后”,再尊贵的名号也都成了街头小餐馆的一次性筷子,一掰就折。

      但也有例外,譬如“歌神”这个称号。华语歌坛有流行史以来,也唯有许冠杰和张学友二人真正担起了这个称号,并获得广泛公认。如今,很多人提出,已经另有一个人可以担当起第三个“歌神”的称号,他就是陈奕迅。

      香港“歌神”断代史:

      许冠杰,张学友,下一站到EASON?

      文/卢世伟

      第一代歌神:许冠杰

      搜神记:《铁塔凌云》开启香港粤语歌时代

      1948年9月6日,许冠杰出生于广州市西关多宝路,父亲许世昌是业余中乐家,母亲李倩云曾在广州唱粤曲,两岁的时候,同家人移民到香港定居。16岁开始,热爱音乐的许冠杰就开始和朋友组乐队,跑场子唱歌,18岁那年就有了自己的首张细碟《Just A Little》和《I'll Be Waiting》,开始了自己的职业歌手生涯。

      上世纪60年代的香港,听歌也分三六九等,受地域文化的影响,老一辈的人自然是听当地的粤剧粤曲,是为最高雅;自三四十年代就开始盛行的国语歌也延续着那一代人的听歌主流习惯;而年轻一代受英国殖民文化的影响,则纷纷以追逐西方的英文歌曲为新潮,会唱一口流利英文歌的人自然也会被高看几眼;最不济的,就是本地自产的粤语歌曲。

      许冠杰最初也是以唱英文歌为主。1971年,哥哥许冠文向TVB自荐,搞了一个以谐趣剧的形式来讽刺时弊的节目《双星报喜》,于当年的4月23日开播,收获极高收视,成为同类节目的开山鼻祖。也正是在这个节目中,许冠文将自己出外旅游返港后的心得写成歌词,名唤《铁塔凌云》,交由弟弟许冠杰谱曲并在节目中演唱。谁都没想到,许冠杰第一次写下并唱出的这首粤语歌,一经播出即大受欢迎,最终和另外一首《狮子山下》一起,成为代表香港地域文化的标志型时代曲。

      《铁塔凌云》以一个香港人游历世界回归故地的心态,意图唤起香港人对本地文化的重视。而许冠杰也从这首歌开始身体力行,大量创作粤语歌曲,用通俗亲切的广东方言填写歌词,内容主要反映香港市民日常生活及当时的社会现状,多有讽刺时弊的意味,唱起来非常“顺口”,再加上他道出了在当时经济起飞下不少升斗市民的日常琐事与心事,故得到广泛流传,如《半斤八两》、《卖身契》、《鬼马大家乐》等,歌词和旋律中都展现出其乐天和积极对待生命的性格,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

      1974年,许冠杰推出首张粤语专辑《鬼马双星》,后来的评论界普遍认为,正是这张专辑揭开了香港当代流行乐坛的序幕。至此,在许冠杰的带动下,粤语歌曲开始大行其道,香港歌坛开始进入粤语歌时代。

      封神榜:谭咏麟始称其“歌神”

      作为一个划时代的人物,许冠杰对于香港歌坛的意义,并不只在于他开启了粤语歌的时代,他的影响甚至超出了歌坛而延伸到当时的整个香港社会。许冠杰在香港被誉为“人民歌王”,是最能得到大众共鸣的歌手。

      许冠杰的歌,最大的特点,就是来自于平民大众,又以平民大众最喜闻乐见的形式,直接歌唱平民大众的心态与心声。譬如他的《急流勇退》,一开始就唱到“名成利就人人想拥有”,一下子就道出了当世人的大实话;而《同舟共济》里则针对当时的移民潮,唱出万千人的愤慨“实在亟不愿,移民外国做逮菜斟茶”;“难分真与假,人面多险诈”则坦白道出所有《浪子心声》,一句“天造之材,皆有其用;振翅高飞,何必在梦中”不知鼓舞了多少郁郁不得志的理想之士;而当他以第一人称的口吻,欢快唱出“我地呢班打工仔”,一首《半斤八两》即刻让他完全融入大众,当时即便是文盲,也能跟着他的歌欢快和唱,很快,许冠杰就成为了广大市民的偶像。

      而许冠杰归根结底还是一位杰出的音乐人,他的歌也绝不仅停留在思想意义的层面。在作曲方面,他擅长将香港当地的民间小调与西方主流音乐巧妙结合,进入80年代,甚至开始在歌曲中加入摇滚元素;而在演唱方面,他则是标准的民谣唱腔,不加任何修饰的原声,简单自然,流畅动听。内地歌迷对他的最初印象,大都是与张国荣合唱的那首《沉默是金》,许冠杰的唱与作的精髓,从这首歌中就完全可以领略一二。而他也曾与罗大佑合作一首《阿郎恋曲》(即罗大佑《恋曲1990》的粤语版,电影《阿郎的故事》主题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对于香港歌坛的意义,不亚于罗大佑对台湾歌坛的意义,而笔者个人认为,在演唱方面,许冠杰的声音表现力,显然比罗大佑更胜一筹。

      1983年5月5日,许冠杰成为首位在有一万观众席的红磡体育馆举行个人演唱会的歌手,反映了当时他在乐坛上的号召力及叫座力,更开创红磡体育馆成为日后歌手举行大型演唱会的先河。

      1992年初,许冠杰“急流勇退”,宣布要退休,这一年的2月23日,TVB为许冠杰在丽晶酒店搞了个致敬晚会,并为他举办了“光荣引退汇群星”的演出。在这场演出中,不少艺人都以许冠杰歌迷的身份出现,谭咏麟更是手持当年看许冠杰演唱会的票根出席演出。也正是在这次演出节目中,谭咏麟尊称许冠杰为“歌神”,这个称呼随即被整个歌坛沿用,香港歌坛的第一个歌神,就这样正式被确立了。

      歌神现状

      许冠杰于1992年初宣布退休之后,曾有客串在私人场合表演,并参加了舞台剧《仲夏夜狂想曲》(1999年2月)和电影《大赢家》(2000年1月)的表演;及后在2004年初复出,并谱写《04祝福你》,在2004年3月播放,为复出打开序幕;复出后首站在香港举办48场《继续微笑演唱会》,门票迅即售罄,开启了歌坛一片怀旧热潮。他后来再在内地多个城市巡回演唱,2005年年尾至2006年1月在美、加多个城市巡回演唱。

      2007年签约国际娱乐唱片公司,推出大碟《人生多么好》。2007年尾国际娱乐及春天舞台更举办《许冠杰香港大球场Live音乐会》。许冠杰演绎横跨不同年代,献唱共66首金曲与全场三万多人一同欢呼。

      2009年9月4-7日,许冠杰再度于红磡体育馆举行4场难忘往日情演唱会,并罕有地演绎已逝世的歌手朋友作品作为致敬。

      第二代歌神:张学友

      搜神记:从业余到专业流行歌的典范

      1961年出生的张学友,自香港崇文英文书院毕业后,原本只是香港贸易发展局和香港国泰航空公司的一名职员,1984年,凭着对歌唱的爱好参加了首届香港十八区业余歌唱大赛,以一曲关正杰的代表作《大地恩情》,从两万多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拿下冠军,从此正式踏入歌坛。

      那时任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业余比赛的选手,居然在日后为整个香港歌坛树立起了一种为整个华语社会所景仰的歌唱典范。比赛之后,张学友就与宝丽金唱片公司签约,并发行第一张唱片《Smile》,首次出击歌坛就收获30万张销量,震惊整个歌坛。最初的他,还只是被定位成关正杰的接班人,而接下来第二张唱片《遥远的她Amour》推出后,《月半弯》、《太阳星辰》等一系列歌曲被唱至街知巷闻,张学友就开始成了香港歌坛经典歌曲的定点生产者,几首他后来的每一张唱片,都有至少一到两首歌曲成为当年的热门传唱歌曲,甚至直到现在还是广为流传的经典。

      1986年,出道仅两年的张学友,就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场演唱会,1987年,他又在红馆连唱6场,大获成功,从此稳固了自己和香港歌坛的地位。但紧接着,年少气盛的他也因为个人心态的原因走进了事业的低迷期,只到1989年至1990年前,谭咏麟和张国荣先后退出香港音乐颁奖礼,张学友才又重振旗鼓,抓住机会,成为地成为宝丽金唱片公司的主打歌手之一,并于1990年推出唱片《只愿一生爱一人》,为他捞奖无数,在各大颁奖礼上大出风头,成功地继承了同公司前辈谭咏麟的夺奖王的地位,再次受到乐坛瞩目。1992年,张学友推出的专辑《真情流露》中,先后有9首歌曲登上香港音乐流行榜,并多次占据榜首位置,盛衰香港流行音乐上榜歌曲最多的音乐专辑之一。

      1991年,张学友的影响开始走出香港,在香港、广州、上海、北京等城市举行巡回演唱会,而他的演唱会之王的道路也从此开始直走到如今。1993年,他推出第二张国语唱片《吻别》,在台湾、中国大陆、新加坡以及其他海外市场均获大热,亦打破多个地区的唱片历史最高销量,张学友的影响也至此达到巅峰。这一时期,他还与刘德华、黎明、郭富城同时被并称为“四大天王”,并带领着香港娱乐圈进入一个长达十数年的“四大天王”时代,在华语娱乐圈唯我独尊。

      但香港的娱乐圈由于其自身的商业背景,一直被外界所瞧不起,称之为文化荒漠,艺人也只被看作明星,很少有人真正被外界尊敬为歌手,却只有张学友例外。1994年,内地的魔岩三杰和唐朝乐队到香港演出,在期间接受采访时,歌手何勇更是放言:香港的四大天王除了张学友,都是小丑。且不先去评价这句话,但从中至少可以看出,张学友成了香港歌坛毫无争议的歌唱典范之一,从某种程度上讲,他更是成为了香港歌坛专业歌唱的唯一代表。

      封神榜:俞铮为其接过“歌神”的枪

      唱歌固然可以被当作一种最普通的大众娱乐,但歌唱,就怎么都还得算是一件专业的工作,而张学友最为人称道的,就是他那炉火纯青的卓越唱功,这就更让他在以明星表演歌手为主的香港歌坛显得出类拔萃。出道26年,张学友几乎演唱过各种风格类型的歌曲,从抒情到摇滚,从民谣到爵士,甚至是R&B和歌剧唱法都有涉猎,而且每种类型的歌曲都能唱出华语歌坛的经典曲目。本身亦是电影演员的他,在舞台表演上也魅力独具,他独特的鼻音唱腔,甚至是表演时习惯性的兰花指手势,都成为了后辈争相模仿的模式。

      张学友对于香港歌坛的影响是独一无二的。在四大天王时期,他就是四人中获得音乐奖项最多的一位,也为香港歌坛创下了多项无人超越的纪录。1995年,张学友就在世界各地举行了100场次的巡回演唱会,并成为第一个在麦迪逊花园广场举行演唱会的亚洲歌手。而截止2006年,他的正版唱片全球销量就已经达到1.2亿之多,为华人之首,亚洲第一。张学友的巅峰时期亦被认为是香港流行音乐对海外贡献最大的时期,尤其是他成功开拓了庞大的海外市场。当时张学友的唱片销量亦引起了国际流行乐坛或者媒体的关注,包括美国《时代杂志》。美国最具权威的音乐杂志《告示牌》(Billboard)在一定的程度上也是因为张学友的崛起而开始关注香港流行音乐。

      1993年,在TVB举办的“92年十大劲歌金曲颁奖礼”上,香港广播界大姐大俞铮,也是十大劲歌金曲重要评审之一,在宣布金曲金奖的时候,代表许冠杰正式授予张学友“歌神”接班人的名号,自此,张学友开始成为了香港人普遍公认的第二位“歌神”,而这一回,“歌神”的影响已经走出了香港,至今,张学友也是整个华语歌坛唯一一位获得普遍公认的“歌神”,其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并仍将持续。

      歌神近况

      近几年的歌神张学友,虽然渐有隐退之意,但始终并未真正退出,时不时地还会出一些新的单曲和唱片,演唱会也仍然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去年年底,张学友就推出了一个纯走爵士路线的专辑《Private Corner私人角落》,虽然歌曲的传唱性大不如前,但整张专辑从制作到意识上的精良,仍广为人称道。

      而今年,张学友新的世界巡演也正在热烈准备当中,虽然之前也传出过“订金门”的风波,目前已经被证实是一个误会,张学友也亲口跟大家保证,今年一定会拿出最精彩的演出,回报歌迷。

      第三代,该轮到陈奕迅了?

      搜神记:香港歌坛没落时期的最后反弹

      1995年的一个夏夜,第十四届香港TVB新秀歌唱大赛决赛正在播出。香港歌坛的许多巨星,包括梅艳芳、吕方、杜德伟、苏永康、许志安都是出自于这个比赛。当时笔者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比赛的实况,却怎么都没想到,恰恰看到的,也正是这个比赛辉煌的终点:事实上从1988年郑秀文拿到这个比赛的季军之后,这个比赛里就几乎再也没有走出过真正可以叱咤香港乐坛的人物。那一届的比赛其实看得也是意料之中的乏味,就连最后拿到季军、后来也成为香港一代天后的杨千烨,当晚的表现也不过SOSO,直到后来舞台的中央缓缓升起一个沉静的男生,黑色风衣裹得紧紧的是一身英伦学生式的收敛的气息,不蹦不跳,一开口,却是一首内省而荡气回肠的《望月》,举座皆惊,同看的朋友们都说,终于听到一个唱得好的了。

      这个人就是陈奕迅,后来他当然也众望所归地拿走了当届的冠军。但又怎样?当时已经习惯了这个比赛准点报到然后归入演艺流水线上某个平常到可以忽略的位置。当时甚至觉得,这个陈奕迅很像当年的谭耀文,同样有着英伦贵族般的气质,同样在拿到新秀赛冠军后转瞬沉没。谭耀文好歹还曾有过梅艳芳大徒弟的盛名,而在时已至强弩之末的华星和新秀大赛名下,这个小伙子再有潜力,恐怕也只能潜入香港歌坛的一潭死水之下吧?

      但世事总在人为。1997年,忽然听到一首国语歌《一滴眼泪》,深沉而大气,像足了张学友的跌宕有致,才想起这个两年前的冠军,原来他还在。及至再听到另一首《婚礼的祝福》,已经到了世纪末,香港歌坛除了耳熟能详的那几个老人还在苦苦支撑,新面孔中,大概就只听到一个陈奕迅,还总在唱着几首还不错的歌。

      而那时的《幸福摩天轮》、《当这地球没有花》中,这个当年以模仿张学友出道的冠军歌手,正刻意放低了自己的喉咙,开始慢慢唱出属于自己的沉实而更平民化更温暖的声音,慢慢磨掉身上或曾有过的老歌神的影子。然而正当他努力去洗掉老歌神影子的时候,香港歌坛才发现,这个他们叫做EASON的男歌手,不靠歌神,依然很神,而且,正在逐步走向一条新歌神的路子。

      封神榜:跨越了时代,他也超越了时代

      可以说,对于香港歌坛,陈奕迅是唯一一个经历了时代,立足于时代,把控着时代,并终于跨越了时代的明星歌手。于香港歌坛,陈奕迅起步于一个时代末端的滑落,在一个模糊消停的时代里挣扎而起,又在一个碌碌无为的时代里保持奋进,终于与时俱进,得以在一个潮流的新世代里独占鳌头。

      之所以我们今天能看到陈奕迅一个人的独占鳌头,不能不说是时代弄人。在陈奕迅之前,香港歌坛当然有更多更有分量的巨擘级歌手,像早一点的谭梅张,再到后面的四大天王,但与他们不同的是,这些巨擘的崛起与成就,多都是在一个相对完整统一的歌唱精神统领并延续的歌唱世代里,而在这种歌唱精神在新世纪开始被猛烈冲击并严重扭变后的新世代,这些巨擘们基本上都已慢慢停下了脚步,意兴阑珊甚至拒绝再玩;而今年36岁的陈奕迅,他成长于这种歌唱精神灌输下的年代,却又以相对底层的身份,去靠近并适应而后这个处于变革颠覆的时代,从而在两个时代根本性的交错中一跃而起而不是被打到潮底―――而在香港乐坛,能有他这种时代跨越性特征并能摸索到不同时代里的歌唱口味属性,同时还本身已经占据一个显眼位置的歌手,也可算是别无他人了,如此,他也算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能准的神人了。

      当然,更多还是靠陈奕迅自身在歌唱方面的全面性。在春节前一个乐坛评奖的评委会上,当评委们在讨论是陈奕迅还是苏打绿更有资格进驻最后“最佳男演唱人”的奖项时,笔者当时这样表达了意见:“这两位都是非常优秀的歌手,但如果是从最佳的角度来讲,苏打绿能做到的东西,陈奕迅同样做到了,而陈奕迅能做到的东西,苏打绿却未必都能做到,所以我把我的这票投给陈奕迅。”都不用去梳理陈奕迅各个时代的作品列表,单就看他这一两年的作品,无论是《富士山下》的浪漫情韵,还是《不如不见》的诗意小品,还是《一丝不挂》的大气抒怀,或是《陀飞轮》的时事写实,《床头灯》的深沉内省,又或是《漂亮小姐》的戏谑调侃,无论是《路一直都在》这样的主旋律,还是《你这样的一个麻烦》这样的小玩闹,抒情、摇滚、文艺、幽默,大歌小品,高端低浅,陈奕迅都能左右逢源面面讨好,亦庄亦谐,老少咸宜;而在歌唱之外,新时代所安插给歌唱的其他新属性,譬如风格的话题功能、内容的娱乐功能,产品的市场功能,乃至包装的时尚功能,陈奕迅都在全力以赴,样样拿得起玩得转,甚至当个男版的LADY GAGA都不落人下,所以,这个时代里所包含的各种关于歌唱的情愫,通过歌唱可能到达的终端,陈奕迅都能给你,而且给你的都是水准之上的结果,你想不喜欢他,都难。

      歌神近况:为香港歌坛最后的尊严加冕

      在香港歌坛,曾经有过两代公认的歌神。第一代歌神许冠杰,神在他的平民意识,以及带领香港歌坛跨进粤语歌黄金时代的伟大贡献,而第二代歌神张学友,就神在他的卓越唱功,以及层出不穷的时代经典。而在歌神们都相继隐退,香港歌坛整体没落的新时代,只有陈奕迅,仍以天生神力,独自与时代,与地域,与潮流抗争,将意识、唱功与潮流融为一体,让整个香港歌坛可以因为还有陈奕迅这一个人,保持着最后的荣耀与尊严,陈奕迅,完全可以当得起香港歌坛第三代歌神这个称号了。

      也是时候正式给予他这个称号了。刚刚结束的十八场香港演唱会已经看到了他的神力的无终点,这个月底,陈奕迅又将在北京的工人育馆连唱两场――一个歌手连唱两场,这无疑又是属于工人体育馆,也是属于陈奕迅,甚至是整个歌坛的又一个神话。还等什么呢?4月29日、30日,就让我们用掌声,来为这个新时代的歌神隆重加冕!

      总结:歌神是基本,更是责任

      正如我们开篇所言,如今的歌坛已经是一个名号如厕纸的地方,不管天王天后还是什么巨星偶像的称号都已经被用滥,唯有歌神的这个称号,却有幸始终还没有被亵渎。

      这当然不能说是什么“神”的力量。所谓“歌神”,神的根本还是歌,代表着听众对于歌的一种高度的期待和全面的认可,当这种期待和认可最终落实到一个人身上,尤其是当大多数的其他人都该做到而做不到的时候,这个人就这样地被“神化”了。

      歌神是什么?说白了,不过是对唱歌者的一个最基本要求。纵观许冠杰、张学友和陈奕迅这三位被称作“神”的歌手,他们无非是把一个歌手该做到的方方面面,全都做到了,而且还做得不错。而这样的人最终被“神化”,其实,还是对整个乐坛的一种鞭鞑,更是一种鞭策:说明我们还有更多的人还达不到这个基本要求,还需要更加努力地靠近这种基本要求。

      当然,多数的普通人总是习惯被某个类似“神”的人物来引领着才能大步前进的。从这种角度上来讲,歌神也是对这种领袖式人物的及时的褒奖,同时更是大众加诸其身的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就像当年许冠杰带领整个香港歌坛进入粤语时代,就像张学友始终为香港歌坛维持着专业歌唱的空间,就像陈奕迅要左右逢源,用歌唱为时代把脉,为时代而歌,这就说明,作为一个歌手,首先还是要能承担起一种责任,不仅是唱好每句歌的责任,更是唱歌之于行业,之于社会,之于整个时代的责任,所以当下,我们就更需要有这种责任心的歌手,把他推到这个位置上,身体力行,高瞻远瞩,并振臂一呼,带我们走出当下流行歌坛的低迷。

      这是一个很重大的责任,需要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度,陈奕迅,你准备好了吗?

发表评论:

您也可以直接填写QQ到下面的输入框中,点击获取用户资料实现自动调用您的QQ资料